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加料版寻秦记
加料版寻秦记
在尤氏姐妹的妙手施为下,项少龙看着铜镜内的自己回复原貌。两女均充满离愁别绪,再没有往常调笑的心情。项少龙亦因徐先之事而忧心不巳。
事情是由黄虎亲自说出来,他专程回来时,被李园在城门处一网擒下,去时是三千多人。回来只剩下了七百人,可知战况如何激烈。大刑侍候下,黄虎供出由于徐先约五百随员中,暗藏有吕不韦的奸细,使他们能准确地在魏境一处峡谷伏击徐先,由黄虎亲自命中了他一箭,秦军拚死反扑下,黄虎亦伤亡惨重,仓卒逃走,有些人还给俘虏了。所以李园才如此苦恼。龙阳君则因事情发生在魏境,怕吕不韦以此为借口。出兵对付魏国。归根究底,罪魁祸首都是田单和吕不韦。更可恨是田单,蓄意搅风搅雨,希望能从中混水摸鱼,享渔人之利。项少龙知道整件事后,反心情转佳,至少徐先是否真的死了,尚是未知之数。不过他已决定天明时起程去追杀田单。田单离寿春时只有百多名亲随,由于他要避开楚国的关卡要塞,必须绕道而行,所以他们虽落后了两天,但因有楚人领路,专走快捷方式,在田单进入齐境前截着他们的机会仍然很大。当他起身欲离时,尤氏两女忍不住扑入他怀里,千叮万嘱他有机会又或路过时必须来滇国探望她们后,才以泪眼送他出去。
庄夫人在门外把他截着,拉他到房内缠绵一番后。凄然道:「今晚一别,可能再无相见之日,项郎啊,为何你对妾身情薄如此,妾身想侍候寝席,亦不可得。」项少龙苦笑道:「事情的发展,确是出人意表,不过夫人可不须如此伤心滇国离秦不远,说不定我偷得空闲,便来探望你们。」庄夫人大喜道:「君子一言!」项少龙道:「快马一鞭!」伸手逗起她下颌,痛吻了她香唇后,心底涌起万缕柔情,低声道:「不要哭了,应该笑才是,好好照顾保义,我相信我们必有再见的一日。」庄夫人道:「我后天就要回滇了,你可否在返秦时顺道来看望我们,那我就笑给你看。」日夕相对共历患难这么长的一段日子,若说没有萌生感情就是骗自己的,虽恨不得立即扑杀田单和飞返咸阳,但眼前情况下,仍不得不答应了。再亲热一番后,项少龙才脱身出来,众人已收好行装,随时可起程。李园正和龙阳君、韩闯、滕翼在说话,见他来了,拉他到一旁道:「我刚见过嫣然,心里反而舒服了,确是只有你才配得起她。我这人太热心追求名利权势了。」项少龙无言以对,拍拍他肩头道:「只是我运气好一点,若李兄早上一步遇到她吧,事实她对你一直很欣赏的。」李园叹道:「只是胸襟一项上,我已比不上你。嘿,秀儿要我对你说,祝你一路顺风。」项少龙想起郭秀儿,心中恻然。滕翼这时来催道:「我们要起程了!」各人一起出门,跨上战马,纪嫣然等都以轻纱遮脸,不让人看到她们的绝世姿容。
龙阳君、韩闯和李园亲自送行,在楚军开路下,向内城门驰去。这时天仍末亮,黑沉沉的天色,使人倍添别离那令人黯然神伤的滋味。谁说得定是否还有再见之日呢?尤其秦和东南六国处于和战不定的情况,想到若要对仗沙场,就更教人惆怅了。项少龙彻底的痛恨着战争。但又如是这时代最无可避免的事。快来到王宫时,一队人马护着一辆马车全速冲了出来,把他们截着,原来是李嫣嫣来了。禁卫长独贵驰过来道:「太后想见万爷,并请万爷上车。」头戴竹笠的项少龙点了点头,登上了李嫣嫣的马车后,人马开出内城门去。李嫣嫣揭掉了项少龙的竹笠,怔怔打量了他好一会后,欣然道:「项少龙比万端光好看多了。难怪秀儿要对你念念不忘。噢,我并不是说她贪你俊俏,而是你现在的样子和气质,更能配合你的言行和英雄气概。」项少龙微笑道:「太后不是拿定主意不来送行吗?为何忽然改变主意呢?」李嫣嫣猛地扑入他怀里,用尽气力搂紧他,喘息道:「这就是答案了。只要想到或许再无相见之日,嫣嫣便要神伤魂断,假若有一天,少龙发觉斗不过吕不韦,我大楚之门是永远为你打开的。」当任何一个正常的男性让一位天生媚骨的美女扑进怀中紧搂着,楚楚可怜的玉容粉脸用着必杀的仰角45度泪眼汪汪的望着,说实在的,很难没反应,再加上美人恩重,尤其想起她凄凉屈辱的过去,项少龙心中一热,低头找到她灼热的香唇,痛快的吻了下去,一番爱欲热情得到了回复。李嫣嫣激动的双手环住项少龙的脖颈,丰润性感的红唇毫不保留的奉献着,小巧的香舌热情的迎接着少龙那灵巧火热的大舌,初时只是羞涩的接受着少龙的挑弄,任凭少龙的侵犯,但后来则放开胆子勇敢相迎,两舌相互交缠,良久方分。两人分离时那牵连的唾丝,少龙大兴感触道:「我很少会对男女之事生出悔意,但却如将来的某一天,我心会因错过了和你同衾共枕的机会,和不能享受那种无声胜有声,春宵一刻胜千金的良辰美景而心生悔恨。」李嫣嫣心神皆醉道:「没有人比你的情话更好听了,不过何用后悔呢?以现在的车速,到城外的码头,至少还有一个时辰,可以干很多事哩!」说完大胆的跨坐到少龙腿上,娇躯紧紧的贴着少龙,从那肉体的接触,李嫣嫣感受到少龙跨下的灼热与雄伟十分贴近自己的私处,她却毫无退缩之意。项少龙面对嫣嫣的大胆,反倒愕然道:「这似乎……嘿!」李嫣嫣贴上它的脸颊,凄然道:「谁会知道呢?项少龙,你不是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吗?」项少龙搂着这身为战国最年青美丽的太后,心中百感交集。他认识她只不过几天工夫,便有和她相处了半辈子的感觉。恐怕除李园外,就教自己最清楚她的遭遇和内心的世界了他仍弄不清楚自己究竟是爱她多些还是怜惜她多一点。但无疑她的美丽已足够使他情不自禁地生出爱慕之心。最凄凉浪漫处是这注定了是一段不可能有结果的爱情,所以她才拋开了太后的尊严,不顾一切来送行和争取这最后一个机会,好让生命不致因失去了这一段短暂但永值的回忆而黯然无光。忽然间,他给融化了,大手不再只是搂着,更做出了实质的行动。车厢内的一切都不真实起来。
少龙大手灵巧的将嫣嫣身上衣物,褪的只剩条亵裙遮掩住那娇美诱人的下体,退去太后华服的李嫣嫣,露出优美白晰的娇躯,李嫣嫣的蛮腰是那么的纤细,柔弱的像被风吹便要折断一般,如此的细腰搭上了一对不对称的丰满玉乳,雪白而细滑,胸前那两颗鲜嫩粉红蓓蕾点缀下更显诱人,少龙仔细欣赏着这惹火却又令人怜惜的尤物,细心的他,发现在那左边玉乳上,淡淡的粉红乳晕外围,有着的一道齿痕,少龙提口相问:「嫣嫣,你胸前的齿痕是怎么一回事?」
话方说完,李嫣嫣便突然间眼泪扑簌,哀楚的泣说:「少龙……别问好吗?」少龙眼见嫣嫣哭得梨花带雨,心中知晓必定是发生在那段不愿想起的回忆中。面对这身世可怜的楚人美女,少龙怜惜的凑上双唇轻吻着嫣嫣簌泣的美眸,轻舔去那滴落的泪珠,厮磨着嫣嫣的玉容粉脸,大手将嫣嫣紧搂在怀中,用那温柔的深情代替安慰的言语,待李嫣嫣情绪稍复,少龙大口轻柔的含上嫣嫣那丰满玉奶,温和而细腻的吸吮。少龙温柔的吸吮着,舌头灵巧的舔舐着乳头,经验丰富的他,使尽各种口技,只为让饱受男人摧残的楚怜美女,真正的尝到男女深情的云雨之欢,他的右手握上另一边丰满水乳,两只手指头轻轻的掐着那诱人乳头,左揉右捻,左手爱抚着那裸体美背,在那细滑白嫩的肌肤上游走……李嫣嫣在少龙温柔的爱抚下,肉体渐渐火热,胸前那对鲜嫩蓓蕾由软变硬,充血的坚挺起来,坛口樱嘴也开始发出那诱人的喘息声,美妙的胴体热情的往少龙身上紧贴。这一贴之下,那甜美蚌缝马上感受到了少龙的雄伟,那轻薄的亵裙根本挡不住少龙那雄伟肉根火热,蚌缝给硕大的龟头陷入了大半,李嫣嫣再也忍不住的浪叫出声。「嗯啊……」呻吟声甜美悠长,声音虽轻,但却给人令人回味无穷,那挟带着娇人喘息的浪叫,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失去理智的疯狂进攻,当然,项少龙也无法幸免。在这一声浪吟下,少龙大手登时移到嫣嫣那细滑的嫩臀上,轻轻的箍住,不让她有后退空间,好那龟头就这样卡在嫣嫣诱人的蚌缝上,享受着那羞涩却又渴望的蚌缝欲拒还迎的一张一缩挑逗吸吮着。在这样的挑逗之下,李嫣嫣喘息更为粗重,他带着甜美酥骨的娇柔声音,边喘息边在少龙耳边轻说着:「嗯哼……少龙……放……放开我……嗯哼……」少龙伸出舌头,轻轻的,灵巧的舔了她那如玉白的耳垂,问:「怎么……不想了…」李嫣嫣体质虽不是非常敏感,但耳垂受到少龙的挑逗,仍是有些受不了,身子酥软的几乎依靠着少龙才不致于摊下,她带着害羞的轻说:「才……才不是……妳……啊哈……妳先放了我……」少龙听着李嫣嫣这样说,心中也产生了兴趣,大手放开了李嫣嫣,只见李嫣嫣漂了个淫媚的眼神,变蹲了下去,那俏丽的玉容来到少龙的男根前,她伸出那纤纤青葱玉指握上那粗大的肉棒,上下撸弄,右手酸了换左手,而后张开了小嘴含上那硕大的龟头。李嫣嫣堂堂楚国太后,此刻热情的蹲在项少龙的双腿间,性感丰润的红唇樱嘴含住了项少龙那硕大的龟头,她卖力的吮着,香舌努力灵巧的舔舐着马口,努力的挑逗着,当她的红唇离开马口,牵出了一条淫荡的唾丝,她稍微抬起了头看了看少龙,那神情清纯楚人但却又带着令男人疯狂的风骚妩媚。嫣嫣先是像个小女孩吃糖般用那香舌轻舔,舔了几下后,她红唇像啃玉米般横吻起少龙那粗长的肉棒,没多久那粗长的肉棒便充满了湿粘的唾液,看了看湿粘的肉棒后,她先是双手捧起那丰满的双乳,用那娇嫩充血的粉色乳头调皮而挑逗的去碰触马口,两颗粉色的乳头在少龙的马口上来回刮了几下,然后仰头给了少龙一个看似天真的笑容,随后便用那双乳将肉棒紧紧包夹,让那粗长的肉棒陷进嫣嫣那丰满棉嫩的水乳下,在那乳沟深处淫荡的滑动。受到这一连串的服务,少龙可真是爽的说不出话来,双手来回在嫣嫣的螓首粉颈和香肩锁骨间逡巡爱抚,龟头更兴奋的分泌出粘液,李嫣嫣没有放过,她淫媚的伸出香舌,在那分泌的马口处舔舐了几下,然后便再次将那龟头整个含进嘴里。在这销魂的享受下,少龙没撑多久,肉棒便出现了射精前的颤抖,这时李嫣嫣刚好小嘴与龟头分开,就这样,那一道道热力无限的阳精,随着少龙着颤抖一道道喷洒在李嫣嫣那楚楚可怜的俏脸上。李嫣嫣并不以为意,她先是任凭少龙将精液喷发在自己的俏脸上,等到少龙射完后,她再取过一旁的娟巾,将那白灼的精液擦去。身为一个男人,面对一个拥有楚楚可怜的清纯脸蛋,但却一身媚骨风骚的女子,难道单单颜射就会满足了吗?不会!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当然项少龙也是。项少龙此时站起身来,将李嫣嫣扶到座位上,虽然项少龙射了精,但此时的他体内的欲火丝毫未减,,双手一用力,那绸缎的薄薄亵裙应声而裂,少龙伸出双手分开楚后嫣嫣那粉白细滑的美腿,仍然硬挺的肉棒对准了那淫荡湿润的蚌缝,腰间一挺,将那肉棒深深的送进了李嫣嫣的体内。「嗯啊啊……疼……啊……好……大……啊……啊啊……好美……啊啊……」自从楚王死后,便一直独身的李嫣嫣,那美妙的肉穴久未让人造访,如今突然的让少龙那雄伟的巨棒入侵,不适应让她一开始产生了痛楚,不过由于体内分泌充足,肉穴里头润滑度十足,在抽送了几下后,李嫣嫣马上感受到那美妙销魂的快感,她没有任何矜持,顺着自己的感觉,呻吟着,浪叫着。那宛如处子的紧窒,那犹如荡妇的有力吸吮,让少龙的抽插充满了快感,那肉穴的美妙让他一次插的比一次卖力,肉棒仿佛脱离了他的意志,独自的引领着他的臀部猛插猛送,完全失去了方寸。「啊啊……嗯啊……好粗……啊……刮……刮的好麻……好美……啊啊……少龙……啊……少龙……再深点……啊啊……」李嫣嫣放纵着情欲,不管这是太后座车,也不管会引外头的人侧目,她将所有身心的情欲解放,将所有的感情全放在了少龙身上,她要他快乐,她要尽一切的讨好他,她要尽情的承受他的恩宠,她要珍惜这唯一的一次恩泽雨露,因为过了今天,再也没有相遇之日。李嫣嫣伸出葱臂,抱住了少龙的脖颈,将少龙的头整个的埋进了自己那丰满的双奶,双腿主动热情的箍着少龙那勇猛热情的大臀,需索着一次又一次肉棒深入的快感。「啊……少龙……啊啊……好美……啊……不行了……啊……要……要去了……啊啊啊……」说着,那肉穴紧紧的收缩,这一生身世可怜的楚人美女,在此刻得到了灵肉合一的高潮。第一次感受到发自于内心深处的高潮欢愉,李嫣嫣激动的落下了眼泪,少龙心中也明白,仍是他体贴的吻去那落下的泪滴,胯下的肉棒此时似乎恢复了控制,他放缓了步调,九浅一深的抽送起来。「啊……嗯……」少龙体贴的缓下步调,让刚攀上高潮的李嫣嫣,充血敏感的肉穴得以减缓冲击,好让她可以完全的享受着那高潮带来的余韵,细细品味,不会被那另一波强烈的刺激给打断,而且又能累积酝酿下一波高峰的能量。少龙这时将李嫣嫣盘在自己身上的双腿分开,在肉棒与浪穴不分离的情况下,缓慢的改变姿势,当少龙将姿式变成后背位的小狗式,准备要冲刺时,李嫣嫣突然哭了起来,并回头哀求说:「不……少龙……不要……不要这样……不要……」少龙被这突来的哭泣给吓到了,情欲给消去了一半,那肉棒也软了退出了李嫣嫣的浪穴,少龙做到了座位上,将李嫣嫣温柔的搂进怀里,柔声问:「怎么了?我的好嫣嫣,告诉我好吗?」「他们……他们就是这样……」话没说完,这位楚国太后已是泣不成声,趴在少龙怀里痛哭。深知李嫣嫣身世的项少龙,此刻大略猜到,或许这便是那群禽兽们粗暴的夺走这楚国美女第一次的姿势吧,此时少龙也不做任何动作,只是安静的搂着她,轻轻抚弄的她的头发,轻抚她的俏脸。哭了一阵子后,楚太后平复了情绪,她带着歉然的眼神看着少龙说:「对不起,我刚刚失态了,还扫了少龙兴致,」她俏皮的眨了眨眼,说:「我再让它恢复起精神好了。」说完,整个人跨坐到少龙身上,一只手扶着少龙肩膀,一只手下探握住少龙那宝贝肉棒,并将那肉棒引导自己的嫩臀上,用着那柔软肥嫩的臀肉包夹,扭动着细柳腰,来回套弄。少龙对此也感到新奇,再加上美女情深,肉棒很快的便恢复了精神。楚太后嫣嫣从那磨蹭的触感及纤手的掌握知道少龙又恢复了精神,她带着害羞但又坚定的语气对项少龙说:「少龙……嫣嫣十分感谢上天让我得遇少龙你,更在今天得到少龙的雨露,嫣嫣此生无憾,唯恨嫣嫣此身……」少龙柔情的将嫣嫣的俏脸搂进怀中,说:「别说了,我根本就不会在意这些。」只见李嫣嫣抬起了头,神态坚决的说:「不……我在意……所以……」说完,她便将那肉棒对准了自己的后庭,银牙一咬,勇敢的做了下去。「啊……」那粗大的肉棒穿过肛门的痛楚并不小于破处时,但见嫣嫣神色仍然坚决,尽管痛楚让她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跑出,但她仍是意志坚决的说:「少龙……嫣嫣……只剩这一处仍是贞洁的,今天……啊……」少龙看见嫣嫣尽管痛楚,仍是努力的扭动着臀部,想上下套弄少龙的肉棒,心疼又怜惜,说:「嫣嫣,我的好嫣嫣,别在这样下去了,不要勉强自己,我不……」楚后李嫣嫣不让少龙把话说完,双唇火热的奉上,激情的吻了许久,含泪说:「不……嫣嫣唯有这样……把一切都给你……才能把自己以前的痛苦忘记……当作自己全身都是少龙的……」面对如此深情恩重,少龙感动的说不出话来,激动的捧起嫣嫣的俏脸,激情的吻上嫣嫣地双唇,良久方分。此时只见嫣嫣面露羞涩,说:「少龙……我……不疼了……」少龙受到此暗示,启还不知?他搂着嫣嫣美妙胴体,下体肉棒向上挺弄,在嫣嫣那菊穴里,来回进出。李嫣嫣也热情的响应着,扭动着柳腰丰臀,迎合着少龙的抽送,奉献出她所能给予的一切深情。就像一个深酣的美梦。茫然不知身在何处。

【完】